小升初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资讯 >正文

2019成都小升初提前招生考试?绵阳东辰、成都绵实外、成都三原...

2019-04-19 18:27:19  来源: 成都小升初    专题:成都小升初  专题:绵阳小升初   阅读次数:

  4月14日,位于成都龙泉驿区成洛路的四川长江职业学院迎来了几百名学生。和日常出入该职业学院的学生不同,这次来的几百名考生,均为小学生。同行的,还有孩子们的家长。

  一场隐秘的考试正在在四川长江职业学院进行,参加这场考试的是300余名五、六年级的小学生。

323.jpg

  这不禁令人生疑: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考试?为何小学生要去到高校参考?

  接到群众举报以后,成都市教育局随即赶赴四川长江职业学院,并现场督导龙泉驿区教育局联合公安等部门开展了调查核实。

  称租赁场地做培训,实则违规组织小考!

  调查结果显示,该场考试为成都芝麻帮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芝麻帮)和成都新目标时代教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目标)违规组织的“小升初升学占坑考试”——也就是民间传说的“小考”。两家公司注册地均位于青羊区,持工商营业执照,开展学科教育等培训内容,涉嫌未经许可擅自举办民办学校

  进一步调查显示,上述两公司组织违规考试的目的,是为了根据考试成绩,将建议家长到“新目标”“金榜名师”“捷恩教育”等培训机构补习,待学历学校招生指标下达后,将推荐并口头承诺参考学生就读绵阳东辰学校、成都绵实外国语学校,及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

  事件回顾

  4月11日,芝麻帮一位袁姓负责人前往四川长江职业学院办理了租赁事宜,称将在4月14日,租赁1201、1202、1204、1205四间教室用于培训工作;4月12日,新目标余姓负责人前往学院办理教室租赁事宜,称将于4月14日下午,租赁1111教室用于中小学消防安全教育、交通安全教育、食品安全教育培训。

  然而,在14日下午的考试中,孩子们的作答内容与芝麻帮和新目标相关负责人所述的培训内容完全不同。下午13:00,在该校第一教学楼1111、1201、1202、1204、1205教室,几百个孩子同时领到了试卷并开始作答,每间考室均配了监考人员。

  现场获得的两份试卷中,明显涵盖了语文和数学两个科目,其中,在一张语文答题卡上,考察的内容明确出现了包括阅读理解、文言文加点字词释义等题型。

324.jpg

  ▲试卷

  物证多达500余份,微信通知、考试内容指向“小升初占坑考试”——也就是民间传说的小考

  接到关于该场考试的举报后,在省教育厅的支持和指导下,成都市教育局立即赶赴四川长江职业学院,并现场督导龙泉驿区教育局联合公安等部门开展了调查核实。据现场执法人员介绍,在突击到现场时,300余名学生的考试还暂未结束。

  执法人员随即对现场进行了检查并提取了芝麻帮、新目标与四川长江职业学院签订的《校内场地租用安全承诺书》、场地使用费收款收据、考试宣传单、试卷等证物500余份。

  袁某某向警方供述,本次考试,系芝麻帮和新目标两家公司通过建立的微信群通知相关学生家长300余人,所谓的“教育培训”,实质就是小升初升学占坑考试。袁某某还供述,此次考试结束后,根据(学生)考试成绩,将建议家长到“新目标”“金榜名师”“捷恩教育”等培训机构补习,待学历学校招生指标下达后,将推荐并口头承诺参加学生就读位于绵阳市的绵阳东辰学校、位于成都市郫都区的成都绵实外国语学校,及位于成都市新都区的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

  绵阳东辰学校、成都绵实外国语学校、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扮演什么角色?

  本次事事件中,袁某口中承诺的参加学生可以就读位于绵阳市的绵阳东辰学校、位于成都市郫都区的成都绵实外国语学校,及位于成都市新都区的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这三所学校在这次事件中有扮演者什么角色呢?

  省教育厅已责成绵阳市教育和体育局对绵阳东辰学校人员到成都违规开展小升初招生工作进行调查。

  关于机构提及的另外两所成都的民办学校:成都绵实外国语学校和三原外国语学校,郫都区教育局和新都区教育局随即开展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两所民办学校的招生负责人均表示未委托其组织相关招生工作。(www.Xsc.cn)

  其中,据三原外国语学校李志辉副校长陈述,其对4月14日在龙泉驿区由芝麻帮等组织的考试不知情,李志辉表示,自己与芝麻帮经理袁某某认识,最近一次联系是在3月25日,李通过微信向袁传送三原外国语学校品牌宣传资料,经现场查看,该宣传资料未涉及招生相关信息,李志辉未委托袁某某组织招生考试,对袁某某在龙泉驿区十陵派出所的供述内容表示否定,且希望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事实真相。

  “小考”的操作模式是怎样的?

  模式一

  选拔赛

  “小考”的操作模式是怎样的呢?说白了,就是把培训机构充当枪手,奋斗在择优的第一线!他们积极招募家长,举行各种选拔赛,公开的,大张旗鼓的选拔种子选手。。。无一例外,各种第一名,第二名纷纷被牛校提前锁定。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不管是前期的宣传还是在后续的考试上,学校基本上不会出面。如果有人来查,学校也可以一纸申明撇开关系表示:我没有,我不知道,我是冤枉的,我们要通过法律途径。当然,肯定有被培训机构抹黑的学校,有些培训机构打着掐尖的幌子,通过“小考”挣黑心钱。

  模式二

  训练营

  当然除了举办选拔赛以外,举办相关的训练营也是学校和培训机构的惯用手法,比如冬令营、夏令营等,这种模式既能为培训机构吸引到众多生源,也能为学校选拔优生,他们站在这条利益链的两端,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这种涉及到培训的选拔操作起来的难度和风险就比较大了,在2016年冬,某机构正是因为提前给家长许诺能通过冬令营上某某名校,但最终却没有达到目标而被家长联名举报。

  模式三

  招生“小考”代理人

  2018-2019年,成都小升初重新洗牌,监管力度前所未有。学校间相互厮杀,竞争对手举报的情况比比皆是。新形势下,“招生小考代理人”就产生了。这往往还是培训机构。他们与学校暗地达成某种协议,通过小考的形式为学校招生,学校按照生源人数和生源质量支付佣金。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这样的培训机构,往往都是小机构,培训能力弱,师资水平差,经营状况不好,只有通过这种偷偷摸摸的形式挣黑心钱。但是,他们举办的“小考”,在家长中很有影响力,买点很足,迷惑人心,家长们趋之如鹜。

  培训机构的操作手法往往是,通过各种QQ群、微信群、短信放出风声。

  让家长知道机构有推优渠道,不过想获得推优机会就必须要报名某某冲刺班。代价就是家长掏钱。这才是培训机构的“黑动力”。

  2018-2019年,教育监管部门“痛下决心”,斩断了“小考”这条混乱、肮脏的利益链条。这个“混乱的小升初时代”已经终结了,家长你还在做“小考”的梦,说明你是一个不合格的“小升初家长”,你更是一个不合格的家长!